●●●●● Pandora's Sock
{ 17(七月~八月) }
170707 夢到森林裡住著一名正義的樵夫,他很困擾自己的妻子兼具完全的善良、還有完全的邪惡兩種性格;她不但是個雙面人,而且也的確正慢慢分裂成兩個個體,一半是聖母般端莊賢淑的女人,另一半則是在林間狂奔邪笑危害他人的瘋子。一天,樵夫終於舉起斧頭朝邪惡的那半妻子劈去,兩個妻子瞬間合而為一。那裂成兩半的女人原本就是一個完整的個體啊。


170807 夢到一個充滿抽屜的戶外空間,像《Sayat Nova》那個滿是敞開的書頁且照得到陽光的地方,有一個好漂亮像精靈般的人,雖然穿著的是有點皺的白色衣服,但我接收到的卻是像流星蛺蝶般散發著明亮藍綠色湖泊的氣息。我和他笑著將每個抽屜拉開又關上,那麼多個抽屜被打開檢視,裡面全都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我們兩個都笑得很開心。從這一晚開始,這個精靈就經常到夢裡來。
c0054238_16585463.gif

170813 夢到類似課堂的場景,正中間是座像發呆亭一樣的亭子,老師就側臥在亭中授課,從亭子往四面延伸出去四周全都是白色,白色的床單、白色的枕頭、白色的細沙地,大家也都穿著全白的連身式長睡衣,舒服地躺著。不過,既然是上課,懶散的我就坐的離老師很遠,遠到完全聽不到發呆亭中的動靜,但大家都躺著,只有我一人是盤腿坐著。漂亮的精靈也在我旁邊,他感冒了,頭枕在我腿上假寐,還吃吃地竊笑,我腿有點麻哩。


170817 夢到公司變成廢棄的危樓,和同事從窗戶爬進去找我們養的狗,一隻全身披滿金黃色捲毛的長耳大狗。這時,從隔壁隔間走出一個穿著亮藍色西裝的人,告訴我們說公司已被併購,接著就帶我們到隔壁開會,他們做的是代工設計,樣品是一大片精美的深藍色織布,上面釘滿釘釦,像滿天星斗一般。那些釘釦旁邊鏽著屬於它們的年份,按下去就會響起那一年的代表歌曲。那片漫長的銀河編年來到七○年代,新老闆邊一一解說,邊唱跳著迪斯可。


170819 夢到自己是某個人皮膚上的刺青,位置大概在心臟附近吧,因為有點吵,圖案是朵肥大襯著暗綠色花萼的重瓣玫瑰花,大部分時候眼前都是一片白(是穿白襯衫的人?),背後就是穩定的震動和噪音,我可能是一個快樂的或是悲傷的紀念,可以提醒這個人某些事。很喜歡這個夢,雖然不知道到底被刺在誰身上但還是覺得很浪漫;比夢到變生化人更無機質吶,下次說不定就夢到變灰塵了。


170820 夢到與一群人辦了電影放映會,帶自己想看的影片來分享,活動尚未開始,不曉得怎麼搞得,聽說拉斯馮提爾會到場,一夥人便去十字路口等著接他,「注意一輛淺綠色的金龜車,他會開那種車過來」,等了好久,路上全都是淺綠色金龜車,總覺得這種障眼法在什麼以綁票為主題的推理小說中見過。他到最後都沒來。


170821 夢到在一個燈光昏黃的雜物間,空氣中充滿菸、皮革沙發、柳橙汁和酒精的氣味,我坐在兩房間的隔板上,等待下方的兩名男子進行毒品交易,等結束後我就要取走他們其中之一的性命,他們看不到我,我是死亡天使。結果他們聊了好久,菸一根接著一根,我也點了兩根菸,只抽一口就丟在地上踩熄,雖然等很久但也不覺得有多不耐煩,只是聽了很久的交談。兩個人的命我都不想要了。


170823 夢到霧氣滿盈的森林,潮濕的空氣在樹間的蛛網上凝結成閃閃發亮的水滴,像在看 Escher 的畫一樣往水珠裡看去,先是波濤洶湧黑暗的海潮,天空破了洞般地落下陽光,閃電此起彼落擊著海面,漂亮精靈大軍襲來(鬼門開噢?),水珠外我的世界一陣強風吹來,大片綠葉覆滿地,耳邊傳來軍靴踏地的聲音。那時對夢裡常態性地出現漂亮精靈這個人,雖然驚喜但似乎還有點抗拒在夢裡交朋友,不過後來就習慣了。


170825 ■ 夢到站在夜間的十字路口,場景類似川越那種老街,和母親在街邊看著麵包店的老闆忙進忙出,玻璃窗裡熱氣蒸騰散發著香甜氣味,但就僅只是看而已。與母親繼續走入巷內,準備去一家有著雅致園林的點心店吃冰,天空突然飄起雪來,看著眼前景色想起在夢裡好像有人和我說過「你的人生就像枯山水」之類的話。

■ 夢到黑暗中老化、身上披著灰塵的漂亮精靈舉起左手,對我秀出腕上的手錶,食指在錶面上輕敲,那是一支再普通不過的阿伯款方形卡西歐電子錶。之後醒來頭好痛,被一個永遠不戴錶的人在一個沒有時間的地方提醒了時間,而且那錶真的好醜。

(發現最近夢裡開始出現了「保護者」的角色,有時往夢的邊界一望就會發現他在看著這邊,雖然因為隔著距離看不清楚確切的形貌,但還是感到安心,那說不定是由我的「安心感」演變而來的產物,是我自己的安心感的「擬人化」,不管怎樣,很開心自己得到了一個天使。)


170829 夢到和某魔王(是一個現實中真的人,因為對我來說的確是魔王,形象也是魔王,所以就叫他魔王吧)訂契約,我好像真的欠了他一筆不得了的債,只好把自己賣給他,在他的店裡男扮女裝當藝伎,雖然沒什麼才藝可言,但上班還滿認真的。我都稱魔王債權人為「爸爸」,也沒人發現其實我是男人。一天傍晚短暫的休息時間,我在面對庭院的走廊躺下小睡,耳邊啪答啪答的機械運轉音越來越大聲,原來我是機器人嗎?


170830 夢到和幾個朋友夜間郊遊,帶著野餐籃開著蘋果綠色的小轎車爬坡上山,接近山頂才發現山脊意外地窄,窄到容不下一輛車,失速的車子像蟲子般飛出去,飛越窄稜的另一邊,接著緩緩地翻覆在長得像田寮月世界的山背。想不到這惡地居然如彈簧床般柔軟有彈性,從車中彈出四散的大家從地上坐起,沒有人受傷,只是檢查衣服哪裡被弄髒。


170831 夢裡延著一條蜿蜒的黑色長河往下游走,來到一間位在河中沙丘上的老舊木造卡巴萊,室內不比夜間的戶外明亮多少,光線昏暗幾乎見不著任何色彩,紫煙迷漫的舞台上,有個穿著如星空般閃耀的黑西裝的男人在唱著歌,觀眾寥寥無幾,而且都醉得差不多了。這時感覺像是隔音不良的戲院,從隔壁廳傳來「往左」、「繼續直走」這樣的指示聲音。

[PR]
# by dolly-dust | 2017-09-11 14:16
{ マンモスの夜 / Der Zibet }


《猛獁之夜》

擴音器響起的是 mammoth night
戀人們不管什麼時代都是原始人
oh my honey 你知道該怎麼做才對吧
像石器時代的人那樣相擁
在寒冷中一起顫抖

show me lover 別讓我睡噢 mammoth night
僅陳列骨骼的羅曼蒂克
怦怦怦怦只有心臟在跳
別光看 來被黑夜吞沒 hold me tight
回溯遙遠以前的記憶

被冰層和蒼藍的夜風擁抱
繼續震動 像猛獁一樣 wake up!

細胞中的記憶甦醒 mammoth night
照亮步履蹣跚的戀人們吧
all right honey 打開心房讓我進去
野蠻時代啊身體早就 burning high
傾聽遙遠以前的呼喊

被冰層和蒼藍的夜風擁抱
繼續震動 像猛獁一樣 wake up!

from Der Zibet「CARNIVAL」lyrics translated by MIN
[PR]
# by dolly-dust | 2017-09-08 15:08 | 鐵雞
{ 170720 戸川純 ワンマンライブ@新宿loft }
c0054238_14214935.jpg
♥ 戸川純 ♥
戸川純(Vo.)
中原信雄(Bass)-ヤプーズ
石塚"BERA"伯広(Gt.)-電車、筋肉少女帯
ライオン・メリィ(Key)(accrodin)-ヤプーズ、あがた森魚
矢壁アツノブ(Dr.)
山口慎一(Key)-ヤプーズ
c0054238_14214916.jpg
感謝友人們在售票當天一早就幫忙至便利商店機台搶票,這次的入場號碼是歷來看小純 live 中最好的,確保了中央前兩列平台上的好位置;入場後聽到在放中文老歌頓時傻住,認得的只有《愛你春夏秋冬》還有《那魯灣》,接著還有台語、粵語歌,甚至有夾雜了中文、英文、粵語、台語四種語言的怪歌(♪ I love 摸摸茶茶水查某~♪),以及翻唱的《仮面ライライ》,最後更冒出一首農曆春節聽到怕的電音版《迎春花》(♪ 正月裡來迎春花兒開~♪),讓我整個人頭頂上堆滿問號,但只有我自己看得到。這個詭異的歌單一連播了整整兩次後,布幕尚未完全升起,就見小純和抱著手風琴的メリィ已就定位了。

「今天在新宿 loft 的演出是夏季巡迴的最終場,想了想還是覺得開頭兩首歌不要和之前的場次一樣比較好,所以十分鐘前才緊急練習了這首歌,有失誤的話還請海涵吶」,接著便很稀奇地以《極東慰安唱歌》開場。小純今日的衣裝依舊是混搭各種風格,龐克羅莉風背心裙、兔耳、貓尾巴、粉紅色墨鏡、灰色鱷魚紋大包包還有運動鞋,在打頭陣的急就之章結束後,小純邊輕晃著頭說「帶這個兔耳在那邊唱 ♪タリラッタ~タリラッタ~♪ 感覺真的頭腦很不好的樣子」(全場爆笑)。此時,其他團員紛紛悠然自若地登場,果然得見到全員到齊才有「來正式的」踏實感吶。
c0054238_14215050.jpg
在我眼中,接下來才是真正的開場。劈將而來《バーバラ・セクサロイド》和《ヴィールス》兩曲,潑辣而焦躁地翻攪著空氣,周圍的所有人都蹦跳起來,魂魄也隨之上下起伏。雖然原本就知道小純狀態不是永遠都很好,只要當天閒話家常得多就是身體狀況不好,也會有隨時退場休息的時候,但想不到今天才唱完三首歌就漱口休息去了,讓人很是錯愕和擔心,團員大叔們的冷場時間也早早出現;メリィ貌似消極地說「我老婆最近迷上環法賽,半夜醒來都會看到她盯著手機追賽事,還會喊加油,所以... 人啊,只要有喜歡的東西就可以好好活下去吧,我覺得這樣... 真好啊...」(噗),接著輪到 BERA 時,說他們巡迴時吃了什麼各個地方特產,還提到了九州的豪雨災情,希望災區早日復興。這時小純剛好回到台上,先為今天的「道歉 CD」做說明,說是三月底的生日 live 因感冒表現不佳,對當天前來觀賞演出的觀眾感到很過意不去,所以只要持今年三月三十一日演出的票根,一年內在所有小純的 live 上都可以換到這張特製的道歉 CD。由於那場我並沒有去,也不曉得到底唱得有多失敗,但會讓他解釋這麼久應該真的很慘烈吧...。之後就順便介紹了團員,這次對山口慎一著墨特別多,很感謝他對編曲的各種巧思,《電車でGO》中使用的車內廣播全是出自山口慎一之手,巡迴到高知、熊本和京都等地也都希望可以配合當地車站名來改變內容,BERA「那沖繩呢?」,其他人回說「有單軌電車啦!」

之後的情報告知,由於接下來的活動非常滿,包含 Fuji Rock 和 Guitar Wolf 主辦的音樂祭,也花了不少時間在說明今後的 live 行程,總之,這部份真的是話多到我快昏厥...。看到小純歌手活動三十五週年的今年能這麼活躍,雖然替他感到開心,但也怕她有點太拚了。

在唱描寫初潮來臨的《12 歳の旗》之前,習慣事前先說明的小純一樣在開口唱之前先解說,「這首歌是聲... 聲... 聲....?」觀眾席「聲優!」,「對啦,是我幫聲優宮村優子作的詞」,第一次聽到小純唱這首感覺很是新鮮,雖然從他再度上台後就不時露出痛苦的表情,臉上也不停冒著汗,但末尾還是非常健氣十足激憤地大喊著「萬歲!萬歲!」。接下來是以對生存的強烈執著為主題的《NOT DEAD LUNA》和《本能の少女》,這兩首歌在我個人身心狀態很差時給了我很大的支持和鼓舞,尤其是前者,到現在每回聽到時眼前依舊會蒙上一層霧氣。而關於持續思考著死亡,到最後僅能倚靠本能活下去的《本能の少女》,心境改變的小純也將「♪ 生きている意味などいらない 関係ないわ ♪」(活下去不需要什麼意義 完全無關)這句歌詞,改為「♪ 生きている意味なら作るわ 自分で作るわ ♪」(想知道活下去的意義就自己創造 靠自己創造)這樣正面的句子。在生死兩端間徬徨躊躇,即使只能立在顫巍巍的平衡上,也因深深感受到小純強韌的生命力,而從她身上得到了些許力量,告訴自己時候未到是死不了的,得要更加賣力工作、更加執迷,然後變成有錢人(あれからもっと仕事をした 夢中になった もうガンガンに働いたら 金持ちになった)。(笑)

接著,是原本想在高知表演但來不及練,東京場的當天才首次批露的《勅使河原美加の半生》!會想在高知唱,是因為《勅使河原美加の半生》這首歌的歌名靈感由來是取自小說《鬼龍院花子の生涯》,而大正時代的高知正是《鬼龍院花子の生涯》的故事舞台。「到了高知,當地人跟我說有一家高級餐廳就是鬼龍院花子的家,才知道原來還真的有這個地方啊!」小純說道。又說當年《鬼龍院花子の生涯》電影版大紅,籌畫要拍電視版的時候,「我那時還是新人,但是聽到當紅的梶芽衣子說『如果找戸川純來演的話,那我也願意演出喔』,真的超開心的,到處和別人說梶芽衣子推薦我、我要演《鬼龍院花子の生涯》了,結果,因為事務所的關係,後來還是不了了之...」想不到還有這樣的內幕吶!接續著的是《フリートーキング》,第一部也結束了。

相較於話多到不行的第一部,第二部除了曲目提示外,十一首歌幾乎可以說是一氣呵成的明快流暢。安可曲的固定曲目《パンク蛹化の女》由團員的演奏率先開始,矢壁アツノブ的鼓和 BERA 的吉他聲陡然炸裂,如大霹靂誕生了晦暗的宇宙,步履般躁動的節奏也化為檄文痛快地昭示天下。在開口唱之前,小純為當晚、也是初夏巡迴的最終場做了簡單的而可愛的結尾「雖然熱天還很夏,啊不是啦,是夏天還很熱,但大家努力克服吧───!!」語畢,觀眾席又翻騰起一陣躍動,大夥兒跟著一起嘶喊唱跳,「樹液すする 私は虫の女─── ♪」。這時第一排正中間的大哥突然轉過身來對我比比欄杆,挪出了點空間,示意在第二排的我擠進去,有點受寵若驚,但還是開心地鑽入第一排,搾乾自己剩餘的力氣,握緊高舉的拳頭,比方才更拼命地舞動跳躍,更竭力嘶吼。噢,當然,今後也會加倍努力活著,賣力工作、更加執迷,「人只要有喜歡的東西就能好好活下去」,メリィ的話還猶言在耳,無法成為有錢人也沒有關係。

c0054238_14252084.jpg
set list:
【1部】
1.極東慰安唱歌
2.バーバラ・セクサロイド
3.ヴィールス
4.それゆけ!ロリータ危機一髪
5.lilac
6.12歳の旗(宮村優子 cover)
7.NOT DEAD LUNA
8.本能の少女
9.勅使河原美加の半生
10.フリートーキング

【2部】
11.赤い戦車
12.ギルガメッシュ
13.ヒステリヤ
14.金星(平沢進 cover)
15.蛹化の女
16.諦念プシガンガ
17.バージンブルース
18.母子受精
19.好き好き大好き
20.肉屋のように
21.電車でGO

【En.】
22.パンク蛹化の女
c0054238_14214966.jpg


[PR]
# by dolly-dust | 2017-08-07 14:35 | 夢露



MIN 台灣台北出生 B 型。嚴肅的浪漫主義者,住在世界的縫隙裡。doom.tree★gmail.com
by dolly-dust
タグ ●●●
(36)
(25)
(24)
(15)
(8)
(7)
(2)
最新の記事 ●●●
17(七月~八月)
at 2017-09-11 14:16
マンモスの夜 / Der Z..
at 2017-09-08 15:08
170720 戸川純 ワンマ..
at 2017-08-07 14:35
170723 Der Zib..
at 2017-08-02 11:58
17(四月~六月)
at 2017-07-01 10:33
ライフログ ●●●
以前の記事 ●●●
2017年 09月
2017年 08月
2017年 07月
more...